• <sub id="z3lcu"><dl id="z3lcu"><dfn id="z3lcu"></dfn></dl></sub>

      <source id="z3lcu"><mark id="z3lcu"></mark></source>
      <u id="z3lcu"><dl id="z3lcu"><blockquote id="z3lcu"></blockquote></dl></u>
      1. <u id="z3lcu"><small id="z3lcu"></small></u>
        <video id="z3lcu"></video>
        <source id="z3lcu"></source>
        <video id="z3lcu"><big id="z3lcu"><i id="z3lcu"></i></big></video>
      2. <nav id="z3lcu"></nav>

        <menu id="z3lcu"><noframes id="z3lcu"></noframes></menu>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中華彩票 人人公益
        //
        您的位置:主頁 > 新聞 > 人物自述 > “母親的抉擇”行政總裁艾利雅:為兒童提供更多選擇
        “母親的抉擇”行政總裁艾利雅:為兒童提供更多選擇

        2020-04-03 來源 :公益時報??作者 : 于俊如

        “30多年過去了,我們看到了一代人的變化。‘母親的抉擇’之前幫助過的孩子,有的回來做橋梁之家的家長,有的回到幼兒之家做全職義工。幫助過的意外懷孕少女,也有的回來成為全職員工。”第14屆愛心獎獲獎者,香港土生土長的的美裔“善二代”艾利雅在接受采訪時感慨道,“這讓我看到了一個循環。”

        此時的艾利雅,剛剛迎來自己的第6個孩子,這與她母親成立“母親的抉擇”的時候有些相似,都是6個孩子的母親。身為家里的老大,艾利雅從小就開始做義工,可是未想過有一天會作為自己的全職。

        直到2012年的一天下午,身為律師的艾利雅在咖啡館的報紙上,讀到了“母親的抉擇”招聘行政總裁的消息。用艾利雅的話來說,當時的感覺很難形容,就是“啊哈!有一點心動,又更像是一種召喚”。

        艾利雅夫婦與自己的五個孩子
         

        那時候的艾利雅,相信家庭的力量很大。在她看來,當你有個家庭能讓你知道你其實很強大的時候,你的人生是很有希望的。

        就這樣,艾利雅成為了“母親的抉擇”的行政總裁,為之引進義工管理系統,并在2014年推出名為“橋梁計劃”的創新試驗項目。這是一種新的寄養模式,為0-3歲的脆弱兒童提供短期的臨時寄養服務。該項目的第一批計劃3年間,就審批了80多個家庭,為70多名兒童提供服務。

        在艾利雅看來,最大的困難是改變人的想法。她認為,我們把家庭的范圍圈小了,那些有需要幫助的孩子不是別人家的孩子,而是大家的孩子。“橋梁計劃,就是想把這個圈畫大一點,這樣才能把這些孩子當成家人來照顧,進而這個城市才會真正地改變。”

        只做救火沒有用,還要讓人不要放火

        1986年香港《南華早報》對意外懷孕少女跨境做手術的報道
         

        “母親的抉擇”的成立,是源于1986年香港《南華早報》刊出的一系列報道——一些年輕女性意外懷孕,前往深圳非法診所做墮胎手術,平均年齡是14歲。

        出于自己該做點什么的心理,艾利雅的父母和朋友決定幫助這些少女。但是從服務第一位少女開始,他們就發現,除了需要照顧意外懷孕少女,她們的孩子也需要照顧。

        除此之外,還有更深層次的社會問題。因為他們發現,在這些懷孕的少女中,很多已經是第二代甚至第三代的意外懷孕少女,就是說意外懷孕少女的母親,甚至祖母,當年也是意外懷孕少女。

        于是,“母親的抉擇”致力為等待家庭團聚或收養的孩子提供關愛和養育服務,同時支援他們的親生父母重回正軌,并且通過性通識教育工作坊等做預防性教育。

        2012年艾利雅成為母親的抉擇的行政總裁后發現,機構幼兒之家的地方太有限,只能同時為32個正常發展的嬰兒(嬰兒組)和12個有特殊需要的兒童(特殊兒童組)提供照顧。有一個孩子進來,別的孩子就少了一次機會。那些沒能接納的小孩怎么辦?他們去了哪里?發生了什么事情?

        為此,艾利雅找了很多公司,做調查研究,發現在香港,大概有4000多個孩子是住在機構中。這些機構有寄養家庭、兒童住宿機構等,每天都是滿檔的。另外,每天還有400~600個孩子在等待進入。而這些在等待中的兒童大部分年齡在0~3歲之間。他們都生活在不安全的情況下或在緊急安置中(包括在醫院接受有限的護理)。

        調查顯示,90%的孩子想回到自己的原生家庭,與家人團聚,但事實上,只有一半的人能真正回家。另外一半,到18歲后就不能繼續留在機構了。即使那些能回到家的,也通常要等待9年乃至12年。整個成長過程幾乎都在這些機構里,未能嘗到原生家庭的愛和安全,這對于小孩子來說,無論是身體還是心靈和情感,都有很大的影響。

        據艾利雅介紹,這些在機構之下長大的孩子,在青少年時期特別容易加入黑社會,或是輟學、吸毒、犯罪等,女生特別容易成為意外懷孕少女。如果沒人幫助她們,她們的孩子可能最終又回到這個機構。

        新的寄養模式——橋梁計劃

        兒童在這些機構生活的時間越長,能離開的機會就越少。艾利雅說:“我們需要做些什么,讓這些孩子更快地被領養,或者更快地回到家。”

        2014年,艾利雅推出了一項名為橋梁計劃的創新試驗項目,嘗試解決以上的問題。橋梁計劃是一種新的寄養模式,為0-3歲的脆弱兒童提供短期的義務臨時寄養服務。(橋梁家庭的家長不領取政府給寄養家長的補助金。)

        作為“橋梁家庭”,主要貢獻的是時間和愛心,為兒童提供安全和關愛。兒童逗留在橋梁家庭的平均時間為5.2個月,繼而離開和家人團聚或獲領養。機構對這些“橋梁家庭”不僅沒有經濟支持,其篩選和培訓過程還極其嚴格。兒童寄養之前,會有不同專業人士組成的團隊,包括醫學方面的專業人士、個案工作者等,為“橋梁家庭”提供短期暫替照顧及培訓,以支援及避免“橋梁家庭”出現筋疲力竭的情況。

        目前,這項計劃已經執行完了第一個3年計劃,審批了80多個家庭,并為70多名兒童提供服務。除了離開香港的家庭,“橋梁家庭”的存留率為100%。下一個五年,艾利雅計劃將“橋梁家庭”增加到150個,但這需要繼續仰賴義工和社區的支持。

        艾利雅說:“我們相信,每一個孩子都需要一個有關愛的家庭。這個理念只有我們知道沒有用,還需要跟我們的義工來交流,讓他們把這個理念帶到社區,去影響更多的人。”

        每周500名義工輪班當值

        “母親的抉擇”創辦之初,100%地依靠義工,時至今日,義工依然占據其80%的比例。

        如果說勇氣一直是“母親的抉擇”的精神,那么義工則是“母親的抉擇”的主要力量,正是這份勇氣和義工團體,一直推動著“母親的抉擇”向前發展。

        艾利雅很重視義工,她認為義工不只是來幫忙的,還會變成領航者,他們可以改變社會對機構的觀感,同時,他們的改變也能改變這個社會。

        所以,艾利雅到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公司合作,引進義工管理系統,嚴格出勤率,追蹤學習過程等。

        “母親的抉擇”對義工的要求很嚴格,因為他們服務的是0-6歲的小朋友。在這里,義工首先需要接受系統培訓,學習如何服務、照顧這些孩子,特別是注重兒童保護,比如如何應對遭遇家暴、性侵的孩子,以及如何去發現這些潛在的問題。

        目前,“母親的抉擇”的義工人數已超過600人,每周有近500名當值義工,在5個不同的輪班中與員工一起工作。(政府規定員工與義工的比例為1:8。)

        意外懷孕,或是沒有家庭的孩子,都是很復雜的社會問題。要解決這些問題,不能僅靠單一的力量,而需要個人、社區、公司等共同努力。多一個合作,就是多一些人能認識這些社會問題。所以,艾利雅不斷地跟不同層面的人合作,共同改變這個問題。

        在過去的30多年,“母親的抉擇”為超過250個有嚴重特殊需要的兒童,通過國際領養服務找到了家庭;為近3000個有特殊需要的嬰兒和兒童提供關愛和治療,使近4000個嬰兒通過幼兒之家和寄養計劃獲得照料;為超過53000個面對意外懷孕的少女提供協助,并為超過50萬個學生、家長和教師提供關系及性通識教育。

        對于未來的五年,艾利雅希望,“母親的抉擇”能與大學合作,讓大學對機構采集的數據和案例進行研究,以發表有公信力的研究報告,能讓其他機構或政府社會福利部門作為參考。

        青娱乐_青娱乐视频_青娱乐极品视觉盛宴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