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b id="z3lcu"><dl id="z3lcu"><dfn id="z3lcu"></dfn></dl></sub>

      <source id="z3lcu"><mark id="z3lcu"></mark></source>
      <u id="z3lcu"><dl id="z3lcu"><blockquote id="z3lcu"></blockquote></dl></u>
      1. <u id="z3lcu"><small id="z3lcu"></small></u>
        <video id="z3lcu"></video>
        <source id="z3lcu"></source>
        <video id="z3lcu"><big id="z3lcu"><i id="z3lcu"></i></big></video>
      2. <nav id="z3lcu"></nav>

        <menu id="z3lcu"><noframes id="z3lcu"></noframes></menu>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中華彩票 人人公益
        //
        您的位置:主頁 > 新聞 > 社會創新 > 肯尼亞的創變者們:因為熱愛,所以投入
        肯尼亞的創變者們:因為熱愛,所以投入

        2019-09-24 來源 :公益時報??作者 : 王霽雯 李徑溪

        馬賽村的婦女小組會議

        Amani--YEPI

        ■ 王霽雯 李徑溪

        “ ‘Believe in yourself before others understand you.’(在別人理解你之前,先相信自己。)2019年8月14日,蒙巴薩青年賦權計劃(YEPI)創始人Amani Katana肯尼亞在蒙巴薩(Mombasa)老城區的穆斯林社區圖書館給一群來自中國的青年學生分享了他的人生故事及YEPI的由來,深深觸動著在場每一個人的內心。”

        “我做過最勇敢的決定是重返社區”

        Amani創立YEPI之前,在蒙巴薩港口的海運公司擔任運營總監8年之久,這在當地屬于體面且收入高的工作,也是他大學所學專業的對口工作。他身邊的同齡人卻沒有那么幸運——在受教育率低且失業率高的肯尼亞,大多數孩子無法完成學業,即使那些大學畢業的幸運者也很難找到一份體面的工作。海岸地區失業率高達51%,超過了全國失業率21%的兩倍,并且90%以上的族群都屬16~35歲青年。所以,經常有朋友上門請他幫忙介紹工作,他很痛心,也深感個人的力量是非常有限的。經過一番深思熟慮,他做出了認為“人生中的最勇敢的決定”——放棄自己的工作,去探索更加有效的新方式來應對這個嚴峻的社會挑戰。周圍人對他這種近乎瘋狂的行為極度不理解,但他總是這樣回應身邊質疑的聲音:“我來自這個社區,所以我也要回報這個社區。我總是問自己想要什么,我也總是清楚地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

        2011年Amani辭去工作后,開始追隨自己對社會創業的熱情。他首先做了一些清潔能源的探索,去研究是否能為婦女提供清潔煤炭來做飯,取代當地伐木毀林來獲取燃料的傳統方式,也減少木柴燃燒產生的有毒氣體對人體造成的危害。在那之后他又開始回收垃圾,并于2015年創立了一個名叫Garb Tech的公司,利用科技處理并回收固體廢物、塑料廢物。據估計,蒙巴薩每天產生約2000噸固體廢物,其中被政府回收的固體廢物估計占68%;而剩余的32%則被焚燒,在街道、河流或公共土地處置,從而污染環境,使居民面臨疾病。Garb Tech公司致力于通過高效、可靠和負擔得起的廢物管理服務來解決這一問題。

        在不斷實踐項目的過程中,Amani積累了大量創業經驗。他開始思考如何去幫助蒙巴薩地區的青年提升就業能力。2014年,他加入了美國前總統奧巴馬發起的非洲青年領導力計劃(YALI),結識了兩位和他志同道合、致力于青年賦權的年輕人——Biabu Shaffi和Levina Ocholla。他們一拍即合,成立了YEPI。后面一年內,Amani又在不同的場合中找到了其他6位有著共同愿景和熱忱的青年,建立了9個人的核心團隊,團隊里的每一個人都是社會創業家或是企業里的中高層管理者。最小的Charles當時24歲,在團隊中擔任傳播總監,還在讀金融管理研究生的他,已經在經營一家培訓公共演講的小型公司;最大的成員也不過35歲。他們每一個人,都是在工作之外的空閑時間投入到YEPI的項目當中,沒有從YEPI獲取任何收入。而同樣也是這9個人,在短短4年的時間里與政府、企業、學校合作組織了79場培訓,服務了當地2500多名邊緣化青年,創造了逾200個工作機會,并開始孵化有社會責任感和環保意識的社會企業。

        YEPI致力于幫助16~35歲的青年解決失業及貧困問題。他們早期調研發現海岸地區高失業率的原因主要是缺乏教育、政府腐敗、經濟發展落后。在和Charles的訪談中我們得知,肯尼亞海岸地區失業率過高不僅會給經濟造成影響,也會造成極大的社會不穩定因素。因為這里與索馬里相鄰,索馬里青年黨會秘密潛入肯尼亞招兵。沒有工作的青年人很容易被這些極端組織給出的優越條件所吸引。針對這些問題,YEPI發起了三個主要的項目。一個是“青年種子計劃”,給學校和社區里的青年提供商業和創業培訓,包括如何識別商業機會和市場需要、制定商業計劃書、尋找市場投資和企業合作等,核心是培養青年的企業家精神,主動去創造工作而不是尋找工作;第二個項目是“未來企業家訓練營”,即通過商賽選拔出10個最具有解決社會問題的創新想法的青年企業家,進行一周的密集培訓,提升他們的設計思維、領導力、社交能力,并幫他們鏈接社會資源去宣傳自己的方案來獲取投資或贊助;第三個項目是“企業家道德培訓”,致力于與肯尼亞反貪污與道德委員會的政府官員合作,培養青年們的誠實守信品質,抵制貪污腐敗。另外,YEPI還有一個專門培訓女性企業家的項目,叫做Academy for Women (AWE),為100多名婦女提供了數字掃盲培訓。

        像這樣的“創變者”,在肯尼亞的社區中正在如雨后春筍般涌出。

        “當我們坐在一起就可以看到女性的力量”

        “我們以前不知道我們女性也有自己的權益,也可以自己做決定。現在我們有權決定自己的女兒不接受割禮,有收入可以修繕房屋,可以去醫院做檢查,可以送孩子上學。”一位參加了婦女互助小組的年輕媽媽Elizabeth自豪地說道。而這樣的變化得益于成立該互助小組的“馬賽女性賦權組織”——Naret Intoyie。

        在8月一個陽光明媚的周日早晨,創始人Alice帶我們一行人來到了位于肯尼亞和坦桑尼亞邊境的Rombo村。現在正值旱季,一路上塵土卷起的“沙塵暴”幾乎擋住了所有人的視線,而Alice笑著說:“這要是在雨季,我們現在車開的路全都會被暴雨淹住,無法進來,所以我們已經很幸運啦!”一路上,窗外都是典型的稀樹草原景觀,大片空曠貧瘠的土地上偶爾稀稀拉拉散布著一些耐旱的玉米、馬鈴薯、本地豆類。但也會偶爾經過一些靠近水源的綠地,Alice告訴我們這些耕種得比較好的土地都是基庫尤人過來找馬賽人買下然后自己開發的。因為馬賽人一直都是半游牧民族,很少有農耕的傳統,也沒有這方面的技術,但現在隨著過度放牧以及越來越頻繁的極端干旱現象,部分馬賽人也在政府和NGO的倡導下逐漸往農業轉型。而這個過程也是相當緩慢的,因為馬賽族以恪守自己的傳統文化聞名,尤其是對牛羊的珍視。雖然有些年份早已預測有干旱,他們也不愿意賣掉牛羊等到雨季再買新的,因為對他們而言,這不僅是一種經濟來源,更是上天給他們的恩賜,就像基庫尤人對土地的熱愛一樣。路上,我們也碰到了不少趕著牛羊的馬賽成年男人帶著一兩個年輕男孩,大多數看著都像小學生的年紀。每當有大群的牛羊經過時,我們的車都會停下來讓路。這樣的情形即使在肯尼亞首都內羅畢也并不罕見。而我們看到的婦女,大多都提著破舊不堪的水桶,在路上慢慢走著,有的是媽媽帶著小孩,有的是幾個小女孩一起結伴,還有幾位打扮得比較隆重,準備去教堂做禮拜。

        顛簸了一個多小時后,車終于停在了一個只有幾棵金合歡樹的空曠紅土地上。又走了一段距離,我們才到了今天Alice要和婦女小組開會的房子前。2015年,畢業于肯尼亞伊格頓大學的Alice和其他幾位90后女性成立了這個馬賽女性賦權組織。今年28歲的Alice也是女性割禮的幸存者,12歲時和村里其他5個女孩一起接受了割禮,幸運的是她的父母因為基督教沒有像大多數馬賽父母一樣立刻將她嫁出去,而是支持她完成了學業。她的朋友們卻都在割禮后相繼輟學,被父母安排了婚姻;還有一些,沒能挺過割禮后的恢復期,因為傷口感染發炎而去世了。Alice不希望自己未來的孩子也成為她們中的一員,所以她選擇了性別研究和教育學作為自己的專業,畢業后就回到了她的家鄉,開始投身于社區發展和女性賦權的工作。她說“我讀了大學才知道,原來不是每個人都需要經歷這些,我們這里的人沉默太久了,現在我們需要發出自己的聲音,為自己爭取權益。”在傳統的馬賽家庭中,一般都是男性作為一家之主,掌握著經濟大權,女性大多都是做各種家務和照顧孩子。Alice覺得馬賽婦女首先要從經濟上獲得獨立,擁有自己的可支配收入。所以,她利用在大學時所學的知識,開始嘗試在自己的村里子建立婦女互助小組,探索小額金融模式。讓愿意加入小組的婦女每人每周拿出250先令(約2.5美元)存到她們在鎮上開的一個公共賬戶,小組會選出專門的財務人員、記錄員、主席等不同的職位來負責監管和統籌。每周Alice也會過來和婦女小組一起開會,一起討論怎么使用這筆資金。大多數時候,她們會用這些錢買一些做生意的原材料,比如用來編工藝品的馬賽珠,或是找邊境上的坦桑人買一些二手衣服或布匹到鎮上去賣,賺到的錢會放回到資金庫,每年分紅一次。如果有急用的時候,可以申請借款,在規定時間內還款即可,逾期則需要交一定利息。剛剛跟我們分享了她的改變的Elizabeth就是該小組的記錄員,今天開會的地方就是在她新蓋的房子前面。

        而兩年前,Alice剛剛跟這群婦女提起小額金融時,她們每個人都是持懷疑態度,她們從未接受過任何教育,沒有什么金融的概念,而且在馬賽的傳統觀念里,錢或者說貨幣本身沒有意義,有價值的只有牛羊。所以“馬賽女性賦權組織”工作人員每周都會來這里開展一些商業相關的培訓,慢慢支持婦女們嘗試一些小本生意。與此同時,Alice和同事們還會在村子里和學校里開展其他女性賦權的項目,如生殖健康教育、衛生教育、生活技能培訓等,在提升女性綜合能力的同時改善整個社區的生活條件。如今,這個小組經過兩年的發展,已經有了20位固定成員,也已成功服務了1500名馬賽女孩、250名馬賽婦女。但Alice告訴我們,2017年的一次調查結果顯示Rombo地區的女性割禮率仍高達90%,因為這里地廣人稀,大家都散居在偏僻的地方,有些地方很難到達。她希望未來可以將在這里探索成功的模式推廣到更多地區。

        “我們不可能改變整個世界,但我們至少可以嘗試其中一個角落”。這是YEPI團隊每個人認同的人生信條,所以當得知到蒙巴薩51%的失業率時,他們沒有放棄,而是迎難而上。我們相信,Naret Intoyie也不會放棄。就像比爾·蓋茨在2019年年信里所傳達的同樣的信念:“非洲年輕人決定了整個大陸,乃至全世界的未來。”

        (肯尼亞當地采訪記者:姜昱廷、段佳妤、蔣佳欣雨、傅慧依、薛茹丹、胡峻瑋)

        青娱乐_青娱乐视频_青娱乐极品视觉盛宴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