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b id="z3lcu"><dl id="z3lcu"><dfn id="z3lcu"></dfn></dl></sub>

      <source id="z3lcu"><mark id="z3lcu"></mark></source>
      <u id="z3lcu"><dl id="z3lcu"><blockquote id="z3lcu"></blockquote></dl></u>
      1. <u id="z3lcu"><small id="z3lcu"></small></u>
        <video id="z3lcu"></video>
        <source id="z3lcu"></source>
        <video id="z3lcu"><big id="z3lcu"><i id="z3lcu"></i></big></video>
      2. <nav id="z3lcu"></nav>

        <menu id="z3lcu"><noframes id="z3lcu"></noframes></menu>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中華彩票 人人公益
        //
        您的位置:主頁 > 新聞 > 社會創新 > 她讓污染受害者不再跪著哭泣
        她讓污染受害者不再跪著哭泣

        2020-05-19 來源 :公益時報??作者 : 黃英男

        2006年,污染案件曝光后璇芷陸陸續續接到更多求助,鄉親們跪在了她面前

          在受污染村莊中采訪的璇芷

        ■ 黃英男

        前幾年,在網上發如何幫助企業做環境整改的信息總會引來攻擊和辱罵——比起“改進”,人們更愿意相信這是在幫助污染企業弄虛作假。

        現在,這種情況越來越少,“過去人們一提環境污染就很激進,現在好多了,我們不想把企業一棒子打死,而是幫助他們整改。”福建省綠行者環境保護公益中心總干事璇芷總結。

        投入環保領域12年后,這位曾經極度在乎形象的前電視臺記者,已經習慣于T恤、牛仔褲的“混搭”,只有那份干練敏銳的氣質始終不改。

        “你這個騙子!”

        2003年,還在福州大學物理信息工程讀大二的璇芷進入福建省電視臺,成為新聞頻道一名實習記者。幾乎每天,她扛著攝像機走街串巷、上山下鄉,哪里有線索就奔向哪里。

        21世紀初,各類工業企業大批在沿海出現,水量充沛、生產成本低廉的福建農村成為眾多企業瞄準的建廠地,同時,地方政府需要經濟發展、整個社會環境意識不強等原因,也都為這些企業提供了野蠻生長的空間。

        2006年的一個秋天,璇芷接到“線人”電話:有村民要提供水污染事件線索。在電視臺一個經常跟“線人”見面的鐵柵欄邊,璇芷見到二十幾個面容蒼老的農民,一只只手伸過柵欄,拿著各種材料。

        “我們不識字,聽說要材料,花錢讓商鋪里的人按我們說的打的字。”璇芷接過一個村民的材料,在一段表意不清的文字下面,看到一片歪歪扭扭的簽名,有的簽名上有紅手印。

        “為什么有的名字沒按手印?”璇芷隨口問。

        對面的人要回那張紙,另一些人幾乎同時把手指放在嘴里咬破,紙在眾人手中一一傳過,一個個新手印按上,血跡殷紅。

        璇芷被震撼,答道:“好!我幫你們!”

        聽到這話,對面一個村民突然跪了下來,然后,兩個、三個、四個,所有人都跪了下來,因為隔著柵欄,璇芷沒辦法扶起他們,嚇得只能揮手跳開。

        由于村民提供的信息混亂無序,回到臺里,璇芷自己展開調查,她每天都會接到村民很多個電話,唯一的問題就是事件到底能不能上電視。調查不斷深入,璇芷還是沒能給出確定的消息,村民的耐心在慢慢消失。

        由于事件客觀證據不充分,璇芷在一周多的調研后最終判斷這個線索無法報道,在電話中告知結果后,璇芷聽到電話那邊村民的怒吼:“你這個騙子!”

        讓跪著的人站起來

        從2003年實習到2006年正式成為福建省電視臺記者,璇芷手上接到無數起環境污染線索,其中,能搞清原委得到解決的,不足十之一二。

        從實習時起,因為接到的環境投訴多,璇芷一直在福建省綠家園環境友好中心(以下簡稱“綠家園”)當志愿者。幾年下來,她不僅結識了大批專家學者,也逐漸理解了環境領域的各種知識和術語。

        她發現,對于專業內容,“從零開始”并沒有想象中難,有時她也會想:如果村民能懂環境知識,事情就不會發展到無法逆轉,甚至彼此對抗的狀態。

        當傳統渠道越來越力不從心,焦慮的璇芷似乎發現了一條新路:“我恐怕不能救治病人,但環境問題,我應該可以做些事。”

        2007年中,盡管沒明確最后的職業選擇,璇芷還是辭職了。“我想找一條能讓自己義無反顧的、有價值的道路。”

        盡管還沒想好職業規劃,但辭職后的她,直接以志愿者身份一頭扎進了綠家園,終于有機會去探索當初思考過的新路徑,“家鄉守護者計劃”由此而生:在村里建環境自救站,培訓村民掌握環境知識,教會他們如何進行環境監測和監督,以及如何跟各方溝通,最終,讓村民自己成為家鄉的守護者。

        2008年10月,綠家園的第一個環境自救站在福州市馬尾區長安村成立。

        長安村位于閩江入海口附近,村子附近幾家工廠每天會排放帶著惡臭味的氣體,村民家一年有八個月時間不能開窗,生活苦不堪言。

        璇芷每周帶著環保專家和業內人士來給村民做培訓,村民知道培訓內容跟自身利益相關,參與熱情很高,而附近的污染企業,每次聽說綠家園要來培訓都會停產。

        一年后,在“成長起來的村民們”的監督舉報中,村里的污染企業陸續停產、搬遷。三年后,長安村環境自救站開始自我運營,村民不但自己組織開展環保活動、建立環境監督小分隊,還到附近村子去宣傳,附近村看到長安村污染事件的解決,也紛紛效仿。

        2017年,璇芷入選培養公益領域領導型人才的“銀杏伙伴計劃”,銀杏基金會一位顧問評價璇芷:“她讓跪著的人站了起來。”

        截至2019年底,“家鄉守護者”總人數已超過2000人。綠家園從過去由學者、專家、政府官員自上而下的環保行動機構,逐漸變成扎根大地,由鄉村家鄉守護者們自下而上形成的環境防護網。

        “很多守護者比我還專業,五六十歲的農村大爺,給他一本環評報告,人家翻開就能給你講,還能給你劃重點。”璇芷很驕傲。

        環保“玩法”升級

        “家鄉守護者”項目啟動后,迅速在福建全省建立起專業的村民志愿者隊伍,深受村民歡迎,也解決了不少問題。但“村民監督企業”仍然屬于在環境污染鏈下游解決問題,如何從源頭做起,讓企業更好地承擔環境保護責任,落實環境風險控制,確保生產經營活動不會對環境造成污染,璇芷動起了腦筋。

        2008年的一次會議中,璇芷第一次聽說了“赤道原則”的概念。采用“赤道原則”的銀行,會在其貸款、投資項目評估時,更明確地將項目的社會、環境影響和風險納入考核范圍。

        璇芷發現,其時,中國的金融機構在提供貸款時,更多地還是考察企業本身的業務是否有發展能力,防止出現無法還貸的風險,而并沒有考慮到環境影響因素,這就造成很多污染企業可以僅憑市場業績表現獲得持續發展或擴張的資金支持,造成更多更大規模的環境問題。如何推動資本“向綠”?這是她想做的事。

        2012年,璇芷被理事會任命為機構總干事,也在這一年,她開始嘗試在中國推進“綠色信貸”項目:與銀行等金融機構合作,拒絕給有重大污染問題的企業提供貸款,迫使有環境風險企業進行整改。

        說服團隊和合作伙伴共同改變工作組織方式,全力投入新的方向,這一過程并不容易,但璇芷終究做到了。項目團隊從“國家重點監控企業名單”和各省市區的“重點監控企業名單”下手,對這些企業逐一進行信息收集、整理、清洗、分析,然后整理出福建省內的污染企業名單。

        企業名單只是第一步,最關鍵的還是說服金融機構接受新的風險標準。

        “有些回郵件表示知道這個事情了,但我們做不了,有些說我會轉達,但你再問轉達到哪個部門,對方就會告訴你這是商業機密。然后就沒有下文了,更多的是沒有任何回復。”璇芷說。

        最終,通過上門溝通,總部在福州的興業銀行接過了綠家園拋來的橄欖枝。2012年底,雙方啟動“綠色信貸”合作,由綠家園向興業銀行提供企業信用名單,銀行參考名單上的環境風險級別來決定哪些企業可以獲得貸款、哪些不能。

        “綠色信貸”如一記重拳,讓有環境問題的企業難以發展和擴張。甚至有企業曾因為貸不到款,法人帶著辦公室主任闖進綠家園,坐下不走并揚言要跳樓。

        推動資本“向綠”

        為集中精力投入“綠色信貸”實踐,2014年10月,璇芷從相對較成熟的環境守護者培養項目中離開,往環境保護的上游環節繼續探索,希望撬動更多的金融機構和企業踐行社會和環境責任。離開綠家園的她,創建了一家全新的機構——福建省綠行者環境保護公益中心(以下簡稱“綠行者”)。

        如何進行田野調查,與企業和老百姓對話?帶著這些多年一線調研培養出來的能力,璇芷為綠行者定下了一個更具野心的方向:除在線上進行公開環境信息的收集外,綠行者還繼承“守護者”一線調研的“基因”,從福建奔赴全國,與當地機構合作調研、收集數據,再對線上線下、官方與民間的所有信息與反饋,進行聚合和深度分析,最終產出金融機構能快速應用的公共產品。

        截至2019年,從政府公開的信息及環保局反饋等官方渠道,綠行者的平臺已聚合整理全國超過40萬家企業的環境表現,并結合5萬家企業環境信息與超過1500次線下調研結果,將其分類評為綠、白、黃、紅、黑五級,最終形成《企業環境風險預警名單》。

        利用這些名單,環保機構可以有針對性的定位到需要關注的企業,政府可以參考企業環境信用評價名單,公眾可以了解企業環境表現情況并加強監督,金融機構可以作為風險參考,企業則可提高有針對性的管控工作。

        在璇芷看來,如果說綠家園核心是“育人”和賦能于普通民眾,綠行者則更像一個民眾與金融機構的“接口”,以金融機構所熟悉的“數據”“風險評估”為對話語言,不斷向金融機構播放來自環境與社會的聲音,推動資本向綠,推動企業更好地承擔環境責任。

        璇芷覺得,跟剛開始做環保相比,整個社會對于“環境保護”的認知和“玩法”都在不斷升級。過去一提到環境污染和保護,大家不免激進,而現在,隨著支持政策的出臺、污染信息公開的加強,她進行了12年的事業,正往更理性、系統的層面進化。

        現在,璇芷不時還會遭遇一些企業的敵視、一些金融機構的冷眼,這些機構更多是遭遇實際風險后,才開始重視來自環境與社會的聲音。但手握更多“武器”的她,比當初那個扛著攝像機、一心想著如何曝光污染企業的女孩,多了一份篤定。“我們做的一切都不是為了一棒子打死企業,而是希望大家可以看清問題,一起坐下來研究如何整改,如何安全規范地發展。”

        “做事業這個過程很孤獨,就像攀爬一座又一座的險峰,你旁側無路,后是懸崖,你沒得選,唯有繼續往前。”

        (據微信公眾號“世界說”)



        相關新聞
          ?
        青娱乐_青娱乐视频_青娱乐极品视觉盛宴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