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b id="z3lcu"><dl id="z3lcu"><dfn id="z3lcu"></dfn></dl></sub>

      <source id="z3lcu"><mark id="z3lcu"></mark></source>
      <u id="z3lcu"><dl id="z3lcu"><blockquote id="z3lcu"></blockquote></dl></u>
      1. <u id="z3lcu"><small id="z3lcu"></small></u>
        <video id="z3lcu"></video>
        <source id="z3lcu"></source>
        <video id="z3lcu"><big id="z3lcu"><i id="z3lcu"></i></big></video>
      2. <nav id="z3lcu"></nav>

        <menu id="z3lcu"><noframes id="z3lcu"></noframes></menu>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中華彩票 人人公益
        //
        您的位置:主頁 > 新聞 > 要聞 > 四川涼山再起山火,去年善款尚未完全落實,今年籌款情況又如何?
        四川涼山再起山火,去年善款尚未完全落實,今年籌款情況又如何?

        2020-05-14 來源 :公益時報??作者 : 隋福毅

        3月30日,四川省涼山州發生森林火災并再次出現地方撲火人員重大傷亡事件,帶走了19位“英雄”的生命。事故一出,多家基金會展開救援及災后安撫活動,并在民政部指定的互聯網募捐信息平臺上展開募捐活動。

        2019年3月30日,四川省涼山州木里縣境內發生火災,30名撲火人員因此遇難。共有7家基金會第一時間上線了網絡募捐項目,并籌集了約1500萬元善款(詳情可見:最新 | 截至今日17時“3•30撲火英雄”共獲捐14827320.58元)。

        《公益時報》記者追蹤發現,一年過去了,絕大部分撫恤英烈家屬的善款已經落實,事關災后安撫及當地防滅火教育培訓的項目仍在進行。與去年相比,今年項目籌款速度較慢,籌款完成率低。

        今年籌款進度未達預期

        截至5月7日,共有8家基金會針對此次火災開展了網絡募捐,分別是愛德基金會、北京美業公益基金會、北京緣夢公益基金會、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會、四川省紅十字基金會、四川省困難職工幫扶基金會、中國紅十字基金會、中國社會福利基金會。他們在騰訊公益、螞蟻金服、水滴公益和輕松公益等四個平臺上線10個項目,已募捐2884982.49元,目標完成度22.52%。

        經統計,今年上線項目的目標籌款額總和達12810162元,其中,8552532元用于慰問遇難撲火隊員及其家屬,2527417元用于救援物資采購及運輸,920000元用于重傷人員及一線工作者的幫扶,309000用于當地防山火培訓,501213元用于機構管理及執行費用。

        從以上數據圖可知,本次籌款主要用途還是英雄家屬關懷及幫扶,這與去年籌款大致相同。此外,救援物資的緊急供應成為今年善款第二大計劃執行方向。

        與去年一樣,今年西昌森林火災事發突然。從基金會反應時間來看,絕大多數項目均在4月1日左右上線,反應時間快,且籌款目標總額也與去年相差不大。但在籌款進度上,今年籌款速度較慢,目標完成率低。

        2019年,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會的項目在輕松公益上線兩天便完成450萬元的籌款目標,四川省紅十字基金會在水滴公益經13個小時的時間便籌集善款304萬元。同樣地,在今年,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會在3月31日輕松公益上線目標籌款額為500192元的項目,因火情得到有效控制,所籌資金可用于開展活動,在與平臺溝通后于4月13日停止募捐,實際籌款額為452336元;而四川省紅十字基金會在水滴公益的項目,目標籌款額1900000元,目前籌款61085元,完成率僅為3%。

        除此之外,去年上線的11個項目僅有3個項目未完成籌款目標,各基金會實際籌款額約占目標籌款額的94%。而今年,截至5月7日,在上線的10個項目中,僅有2個項目完成籌款目標(壹基金在輕松公益平臺的項目提前終止),且目標籌款額均為百萬以下,各基金會實際籌款額僅占目標籌款額的22.52%。

        對此,四川省紅十字基金會執行秘書長陳燕認為:“這主要是因為疫情以及疫情帶來的綜合影響。首先,疫情期間的公眾捐款已達到一定體量,目前籌款比較‘疲乏’。其次,疫情帶走了一定‘流量’和關注度。再次,受疫情影響,大量企業停工,公眾收入減少。面對捐款,不少人會出現心有余而力不足的現象。”

        去年過半項目尚未結項

        去年“3.30木里森林火災”發生后,7家基金會第一時間響應,共上線了11個項目,截至2019年5月7日,募得14827320.58元善款。目前,四川省紅十字基金會、中華思源工程扶貧基金會、深圳市建輝慈善基金會的項目已經結項。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會、中國少年兒童文化藝術基金會、中國婦女發展基金會和北京平瀾公益基金會的項目仍在執行中。

        數據統計截至2019年5月7日17時
         

        去年,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會籌款總額最大,通過網絡平臺籌款8173630.76元。據壹基金官方公告,按照既定的募款方案,壹基金于2019年5月11日前將善款中的690萬元平均發放給30名撲火英雄家屬,每個家庭23萬元。

        此外,善款中的1273630.76元用于木里縣11個社區、15所小學開展防災減災項目。據壹基金災害管理部主任劉園月介紹,該項目于2019年6月啟動,截至2020年4月30日,項目在11個村為社區志愿者救援隊開展了4次技能集中培訓、3次團隊集訓,包括消防、災難醫療、簡單搜救等;協助救援隊完成家庭應急預案128份、完成隱患點預案16份、完成村級預案10份;救援隊完成入戶走訪50余戶、與100名余當地村民共同開展風險排查。

        而學校部分的項目,壹基金已經為木里縣15所小學的7299名兒童開展了服務,包括:開展了1場骨干教師培訓、為15所學校超過4500余名兒童開展安全教育授課活動約400堂,為6所學校的近900名兒童開展安全教育體驗車活動。

        據了解,壹基金在涼山地區的災害應對工作已經持續九年,相關項目將長期籌資和繼續實施。

        四川省紅十字基金會、中華思源工程扶貧基金會、深圳市建輝慈善基金會、中國少年兒童文化藝術基金會等四個基金會將善款用于撫恤“烈士”家屬。

        四川省紅十字基金會通過水滴公益募款3045611元。四川省紅十字基金會經由涼山州紅十字會于2019年4月26日、4月29日將捐贈款分兩次平均劃轉到30位救火烈士的家屬賬戶上,人均101363.7元。

        中華思源工程扶貧基金會在幫幫公益募款48678元,已于2019年5月17日將善款劃撥至受助人,將用于3位烈士子女的教育方面。

        深圳市建輝慈善基金會在騰訊公益募款517482.62元。經平臺2019年12月17日公示,已將善款發放給烈士家屬,每個家庭16692.99元。

        中國少年兒童文化藝術基金會在騰訊公益募款948327.77元,用于消防員烈士家屬的撫恤工作。據中國少年兒童文化藝術基金會工作人員回復,該項目原計劃于今年3月30日木里火災一周年之際舉辦公益晚會并發放慰問金,但遇到疫情,無法舉辦。目前,該項目已與烈士家屬取得聯系,善款預計在本月之內發放完畢。

        中國婦女發展基金會和北京平瀾公益基金會將善款分別用于災后心理恢復以及山區防火教育方面。

        中國婦女發展基金會在螞蟻金服募款500059.29元。2019年4月,中國科學院心理所執行木里火災后幸存森林消防指戰員及遇難家屬的個體咨詢、團體輔導、隊伍建設和心理空間建設等相關活動。項目已經執行完畢,受疫情影響,5月15日專家組將去收尾,5月底會提交正式的結項報告。

        北京平瀾公益基金會在騰訊公益募款1600068.22元。其秘書長回應稱,2019年該項目按照計劃已經完成70%的工作量,原計劃于今年年初完成另外30%的培訓任務,但由于疫情影響,項目延期。目前,面向社區部分的教育培訓已經啟動,將于本月12日正式開展。不過,由于當地中小學生尚未全面復學,面向學生的教育培訓任務還在與當地教育系統溝通中。

        除了撫慰英烈,社會組織大有可為

         

        近日,森林火災頻發。5月7日17時,涼山州喜德縣與冕寧縣交界處發生森林火災,截至8日16時過火面積擴至約39.6公頃。據四川省森林消防總隊相關負責人介紹,目前現場風力較大且多變,仍存在較大撲火難度。

        作為防災救災、應急救援的重要力量,社會組織正在積極加入森林草原防滅火隊伍。日前,四川省紅十字基金會成立了“人道救援辦公室”,主要任務是動員社會力量參與人道救援。陳燕認為,面對森林火災,民間力量可以補充多元協作,鼓勵孵化培育更具專業性的救援隊伍。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會災害管理部主任劉園月表示:“相對來講,森林火災具有危險性、短時性、瞬變性。對于絕大部分社會組織來說,風險在不可預見的范圍內。目前,社會組織能發力的地方還是以災前的預防、準備、知識普及技能培訓,災中的協助后勤安置及調運物資,災后恢復幫扶救助為主。當然,專業社會救援隊伍及具備能力者或可與熟悉山勢地形的民兵撲火隊等協同參加一線的撲火行動。”

        從涼山州兩年的森林火災事件來看,社會組織的主要力量集中在消防員及家屬的撫恤與幫扶、補充應急救援物資以及加強防滅火宣傳教育等方面。未來,社會組織又該如何協助政府補齊森林防火的“短板”,以更好發揮自身與政府之間的協同與互助作用?這個問題還需要社會組織在參與每次抗災救援時不斷思考和探索。

        青娱乐_青娱乐视频_青娱乐极品视觉盛宴精品